降低社保费率政策落地在即 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提速推进

  • 字体大小:[ ]

  • 背景颜色:

  • 评论: 0

  • 浏览次数:335

    2018年,15个省(区、市)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建立实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基础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阶段性降费率为企业降低成本1840亿元;截至2018年底,17个省区市委托投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8580亿元……1月24日人社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2018年民生成绩单正式出炉。

  2019年社保领域还将有哪些重头戏?《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我国将进一步提高社保待遇水平,提速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加快国资划转社保和养老金委托投资步伐。尽快提出降低社保费率具体方案。而从地方两会开出的2019年民生清单看,实施民生提标政策,提高养老金待遇水平,推进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实现养老金省级统筹、更大力度降低社保费率等大招实招也将加快落地。

  社保“一增一减”成亮点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基本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参保人数分别达到9.42亿人、1.96亿人、2.39亿人;全年三项基金总收入为5.6万亿元,同比增长15.28%,总支出为4.87万亿元,同比增长16.08%。社保卡持卡人数达到12.27亿人。进一步提高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

  “委托投资的省份和基金委托规模都进一步扩大。”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介绍,截至2018年底,累计已有17个省区市委托投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8580亿元,已经到账的资金达到6050亿元,在这17个省区市里面,有9个启动了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委托投资,合同金额是773亿元。

  “特别是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工作取得了实效。”卢爱红指出,2018年,人社部还协调相关部门制定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的有关税收优惠政策,明确了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享受免征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印花税先征后返等优惠政策,有力促进了基金的投资运营,为基金的保值增值发挥了很大作用。

  社会保障制度改革也取得重要突破。“建立实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迈出全国统筹的关键一步。深入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基础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继续实施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阶段性降费率政策,全年为企业降低成本1840亿元。”卢爱红说。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一增一减”是2018年社保成绩单的突出亮点。加法方面,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规模扩大、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开启委托投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走上增量扩容阶段,并依靠资本运作走上自我增值良性轨道。“减法方面,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成果显著,也为下一步‘更大规模减税、更明显降费’打下坚实基础。”

  2019民生提标清单已开出

  2019年,社保领域仍有多个惠民重头戏,提高收入和社保待遇、加快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已被列入清单。

  卢爱红表示,下一步将完善企业工资收入分配政策,完善企业工资分配宏观指导制度,稳步提高社会保障待遇水平。

  对于2019年“民生提标”,地方两会也有明确部署。比如,河南提出,继续提高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继续调增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西藏提出,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将提标55元,“三老”生活补助将提标50元,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将提标10元。

  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面,下一步将稳妥推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加快完善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制度。全面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落实落地。

  距离2020年全面实现省级统筹已进入倒计时,多地两会频频释放加快改革步伐信号。北京提出要落实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福建、安徽指出要加快步伐,完善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制度。河南省强调,2019年要实现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省级管理、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省级统收统支。

  “未来两年是实现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收统支管理的攻关阶段。各省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缴费政策、待遇政策、基金使用、基金预算和经办管理等方面有望加快统一,基本制度结构进一步整合,待遇支付标准更加公平。”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关博表示。

  降低社保费率政策尽早实施

  据卢爱红透露,下一步还将研究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政策。24日,国家税务总局也称,将抓紧研究降低社保费费率等实施方案,积极推动相关政策尽早公布实施。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当前,世界经济面临很大不确定性,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多数处于低附加值产业链,利润低,如果社保费率高,将给企业带来较大经营压力。把减税降费作为支持企业发展的重要安排,非常必要。

  关博指出,长期以来,由于基金统筹层次偏低,制度抚养结构老化和历史债务等方面原因,我国社保制度名义费率偏高,其中养老保险单位费率占社保总单位费率的60%以上。随着中央调剂金、划转国有资产充实社保等政策启动,历史债务得以清偿,基金统筹利用能力较大提升,进一步降费已经具备基础和条件。

  “我国企业各项社保费率占到工资总额的40%左右,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其中,养老保险费率可由20%适当下调。失业保险费方面,已经提出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据此看失业保险费还有下调空间。此外,鉴于近年来工资收入提升情况以及住房公积金使用情况,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也可研究下调。”苏海南指出。

  一些地方已经有所行动。比如,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大力度降低企业社保费率,让企业有实打实的获得感。武汉市近日提出,企业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下限由8%调整为5%。

  张盈华认为,随着降低社保降费政策进程加快,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和划转国资充实社保基金的步伐要加快要扎实,让体外筹资为社保体制输血,同时“置换”一部分企业社保负担,给企业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空间。



    • 发布日期:2019-01-25       来源:新华网       编辑:荆振广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img